精神或身体出轨哪个能接受?我的他说…

精神或身体出轨哪个能接受?我的他说…

    “都不能!”   昨天我们和一个朋友吃饭,在饭桌上不知怎么就聊到了这个话…

每一句的我爱你都是对我的讽刺!

  又是一阵欢愉过后,梁轩的发丝有些凌乱,静静大躺在床上。而在他身边的一个男人,在擦拭完身体后,慢慢…

第一次,是真的很痛…

第一次,是真的很痛…

  很可惜,我的第一次没有给阳哥,阳哥的第一次也没有给我,总体来说,我俩都是二手男人。  …

作为一个gay,你是庆幸还是不幸?

作为一个gay,你是庆幸还是不幸?

  文字/王小五 图片/源网络 编辑/王小五 不管庆幸与否,发生了我们欣然接受 今天在网上看到了一个…

随笔│常闻:孝子泉

随笔│常闻:孝子泉

    我八九岁时,经常跟着长辈一起去科名村“赴圩”,途中须经过一小山谷。在山谷的半山腰处…

何振群描写过年的作品:腊八

何振群描写过年的作品:腊八

      如果不是前几日看了一则灵隐寺腊八节赈粥的消息,我可能不会记得今年的腊…

又见洋槐花开时,王光散文作品

又见洋槐花开时,王光散文作品

      洋槐花虽然算不得春天的美姑娘,可也算得上春天的小媳妇。它没有那么艳丽…

悦读│庄有禄:《响郢》,倾注心血著华章

悦读│庄有禄:《响郢》,倾注心血著华章

      春节长假刚过,正式上班。因转岗至县人大工委,少了许多事务和会议,恰是…

杨君:南宋严蕊的传说故事│百人传奇

杨君:南宋严蕊的传说故事│百人传奇

    严蕊原是宋孝宗淳熙年间天台县的一名营妓。她不仅体态婀娜,容颜美丽,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胡传虎作品:姚李印象

胡传虎作品:姚李印象

    1992——1994年,我在合肥师范学院脱产进修本科。九四年正月十六下午,我要从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