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常闻:孝子泉

 

 图片 第1张

 

我八九岁时,经常跟着长辈一起去科名村“赴圩”,途中须经过一小山谷。在山谷的半山腰处的小路旁,竖立着一块小石碑。石碑仅剩下半截,上半截已不知去处。这半截石碑正面镌刻着两个楷书大字“丁泉”。石碑旁有一眼清泉,汩汩而出,流向山涧。我仔细一看,发觉其中有一个字写得不大对劲,就是那个“丁”字的竖钩这一笔超过了横画了,不像“丁”字,可是上半截石碑又不复存,无以考证。静下心来一想,此山谷地处科洋村登林(闽南话与丁林谐音)角落,此泉应称作“丁泉”才对,寓意饮用此泉定会人丁兴旺,多出男丁。自此,我从心目中认定该泉就是丁泉。

“赴圩”返回途中,经常口渴难当,行至此处,我们就会驻足片刻,双手捧一清泉,咕噜一声,一饮而尽,立马得以解渴。此处泉水清凉透彻、甘醇爽口,入口后顿觉舒胸化肺、神清气爽。伴着自山涧中吹来的微微凉风,我们精神抖擞,迈开轻盈的步伐,继续向着山上爬行。在人们的心目中,丁泉就是圣泉,吉祥之泉,它凝聚着天甘地露,润泽着世间万物。

十几岁时,我偶尔跟大人们谈及丁泉的许多好处之时,大人们大吃一惊,指出我对此泉的曲解之处。此时,我才恍然大悟,此泉不叫丁泉,而是孝子泉!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来历,流传着一段几百年来被人们盛赞的佳话。

清朝时,邻村温泉有一唐氏少年,自小十分孝顺。其母系科名人,每次回科名都要爬越一条十多里的山岭,爬山口渴之时,常跑到登林附近的一口山泉窟里喝泉水。有一次,其母卧病在床,他奉侍汤药时问母亲爱吃什么东西。其母答:“我什么都不想吃,只爱喝林子附近的那口山泉水。”那时,天色已晚,少年孝母心切,当即一手提灯笼,一手持盆具,只身前往登林。少年取水而返,归至吉春与温泉交界的山谷之中,遇一吊眼金睛横卧路中,拦截路人。少年见此并无畏惧,向老虎说明来意,求老虎让他把泉水送回给其母服之,即来此供其啖之。此虎似善解人意,当即点头三下,退避路旁,令少年端然而过。

少年归家后折回至遇虎之处,已不见老虎。或许是少年的孝顺感动上天,义虎可怜并被感化,就让少年活命。此事传遍了三乡五里,人们无不受其感动。此少年,乃温泉村人,唐氏焻黎也! 有一文人,林国靖,嘉其行,于泉之侧,竖一石碑,曰:孝子泉。

 图片 第2张

 图片 第3张

据说唐焻黎七岁失怙,母亲黄氏守节至终。母子相依为命,艰难之中,不忘救济他人。后来,焻黎之孙唐桂生高中进士,将先人事迹禀报皇帝。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唐焻黎被敕封为孝子,御赐匾“孝子”,慈肃黄氏,御赐匾“孝节”。如今,在温泉村东隅的古驿道中,仍屹立着一座“孝子坊”,距离它二十米之处还有一座“孝节坊”。

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经济的日益发达,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人们“赴圩”或平时往来,大多乘坐摩托、轿车等交通工具,较少步行,也因树林的不断得到保护,山间草木繁盛,步行小径到处杂草狂长或低矮灌木挡道,人们不复穿行而过。孝子泉之处也人迹罕至,略显孤寂。十年前,又因有人承包此处山地,创建砖厂,挖掘土石填埋山谷。孝子泉石碑也不幸被掩埋其中,但泉水仍从土坡下方汩汩而出,沿着水泥公路边的水沟缓缓地流向低洼处的溪涧中。

碑虽已没,其泉犹甘。

前几天,我路过此处,不经意间,望见山谷中公路旁泉水流出之处又立着一块崭新石碑,碑上所镌“孝子泉”三个镏金大字,在艳阳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过后乃知,我一堂亲惋惜孝子泉之碑被埋之余,于去年自己出资请一师傅作之。至此,“孝子泉”得以重光。它如同一座丰碑,屹立路旁,时刻警醒着人们,“孝”字当头,方为首善。其实,这座丰碑也将永远屹立在人们心中。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88.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