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振群描写过年的作品:腊八

 

 图片 第1张

 

 

如果不是前几日看了一则灵隐寺腊八节赈粥的消息,我可能不会记得今年的腊月初八,更不会亲手做腊八粥。

我是一个喜欢吃粥的人,特别喜欢妈妈家用柴火烧土灶铁锅熬出的红豆粥。我是个懒惰而心急的人,潜意识里固执地认为熬粥费时,还认为放碱损营养,不放不粘乎。所以,成家以后,我很少做粥。另一个原因是孩子和老公都不爱吃粥。成家后的女人可能都有过这样的感受:为家而渐渐淡忘了个人的喜好!

家乡还有“腊月腊八吃倭瓜粑”的习俗。 记得曾经有几年,退休后的老汪老师还没有搬走,我们都住在教师家属区里。她会在腊八早上挨 家送“倭瓜粑”,还特别叮嘱我说:“我只送给小孩子的人家,小孩子吃了没灾行的”。每次接受她的馈赠,我心里都会盛满了感动。那是老人的一份祝福的心意呀!那金黄的“倭瓜粑”做起来挺复杂,要把南瓜切丝,腌渍,去汁,和面,加鸡蛋及佐料,用热油煎炸熟。我熟知做法,是因为妈妈常常在腊八时喊我回娘家帮忙做“倭瓜粑”。但是最近几年,我连响应的热情也没有了,总是推脱说:“那么费事,又吃不多,别做啦!”  渐渐的地我对腊八节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了。

 

 图片 第2张

“过了腊八就是年”了,时光在不经意间流逝,今年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些。今年我一件腊物也没有晾晒,没备年货自然觉得年来得唐突。但是我今年记住了腊八节,还特地熬了八宝粥。

儿子放学归来,掀开锅盖,神情还是有点牵强(其实中午也征询过他的意见,他同意吃粥的)。“孩子们,快来盛粥呀!来迟的就没啦!”楼下徐阿姨的这一声吆喝可真神灵呀,“阿姨,给我留一碗”儿子掂起饭碗,“蹬——蹬——蹬”下楼去了。还是隔锅饭香啊!儿子端着满满的一碗稠粥上来,三五口下肚了,五元钱的小笼包也如风卷残云般没了。我忙给他添了碗我熬的粥,可惜怎么哄劝,他也没吃完,还一个劲地叫“撑坏我啦”。艰巨的任务还得老娘完成呀,我“一气之下”吃了三大碗。肚滚腰圆,四肢发热,心里暖乎乎的。

原来过节并不难,难得的只是一份闲适的心情。几块饼,一碗粥,布施了你的善心,传递了一份真情,温暖了一段记忆……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86.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