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洋槐花开时,王光散文作品

 

 图片 第1张

 

 

洋槐花虽然算不得春天的美姑娘,可也算得上春天的小媳妇。它没有那么艳丽耀眼,璀璨绚烂,但在绿叶的映衬下,淳朴米白的颜色,略带粉红的小花苞,一簇簇一串串,掩映在绿叶丛中,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煞是可爱!

每当我目睹洋槐花盛开时,就禁不住想起儿时我和母亲采摘槐花的情形。

我小时候,家中经济拮据,生活窘迫。洋槐花就成了我家春季粮荒时的“救济粮”。每当我中午放学回家,第一时间就是拿着钩子,提着篮子去山坳洋槐林中勾槐花。勾几枝,就拖到平坦地方把花捋下来。每当我捋花时,大多都会产生饥肠辘辘之感,于是就忍不住地捋一把塞进嘴里,甜甜的,香香的,真的犹如吃了甜香美味的糕点。几把下肚,肠胃安静了。我就可再次去林中勾了。两三趟下来,就可凯旋而归。当我把满满的一篮飘着清香的槐花奉献在母亲面前时,母亲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免不了几句口头嘉奖:“我的乖乖,真能干,俺孩子真管,勾这么多槐花,今晌午咱又有好吃的了……”

我只在中午去勾一次,早晚都是母亲包揽的。母亲身体清瘦孱弱,肠胃不好,消化不良,经常闹肚子。干起活来,显得慢腾腾地,少气无力,没精神。医生多次建议她,营养不良,少劳动,多休息,增补营养。可由于经济原因,母亲不但不能休息,除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外,还要无休止的忙碌家务。尤其在洋槐花季节,他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清晨,东方刚露出鱼肚白,母亲就起了床,拿着钩子,挎着篮子,屈屈拌拌地直奔槐林。等到人家都起床了,母亲就已经勾两趟回来坐在灶前烧火做饭了。最难的还是晚上,队里收工时,天已经黑了,母亲进家就急忙地放下工具,挎蓝拿勾,摸黑进入山坳槐林,不顾脚下的磕绊崎岖,再晚也要挎上满满的一篮槐花返家。回家后,还要对着昏暗的油灯匆忙地摘捡槐花,以防吃时被槐针刺伤人。整个槐花季节里,母亲几乎天天如此。槐花吃不完,就焯水晾干,精心的包裹起来,留作以后的“储备粮”。一个花季下来,母亲的手、脸、脚都要留下无数道疤痕。尽管如此,她从不在我们面前说一声疼,叫声累。有时半夜,我忽然醒来,偶尔能听到母亲翻身时的一声“哎吆,槐针扎得真疼啊,我都累得不能翻身啦……”

可是当雄鸡啼叫时,她又不知不觉时地摸进了槐林。白天还要和别人一样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收工回家,还要做饭,洗刷,继续加班勾槐花。

 图片 第2张

应该说槐花季节,母亲是最劳累的。有时连洗衣服都要在夜阑人静时进行。别人吃完饭休息了,她还要洗刷,再烧水焯槐花。忙完一切后,才能收拾全家人脱下的脏衣,用手搓洗。

洋槐花开了,蜂蝶忙碌起来,日夜不停地采花酿蜜,确实犹如诗人描写的那样:不管平地与山尖,万里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蜜蜂是这样,母亲又何尝不是在日夜不停地为我们全家“采花酿蜜”呢……。

后来我渐渐长大了,离开家。可我对槐花却情有独钟,尤其是母亲蒸出的槐花,撒上点油、盐和辣椒面等调料,吃进嘴里,带着微辣和香甜味,实在胜过今天的美味佳肴。

工作后,每当我回家时,母亲总不忘抓一把晾干的槐花蒸给我吃。几年前,由于母亲身体羸弱,多病缠身,终于离我而去。可洋槐花依旧如期开放。然而我却永远吃不到母亲做的洋槐花了……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82.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