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庄有禄:《响郢》,倾注心血著华章

 

 图片 第1张

 

 

春节长假刚过,正式上班。因转岗至县人大工委,少了许多事务和会议,恰是读书的大好时机。年前正好克明兄送我一本市文联副主席、著名作家陈斌先新著的长篇小说《响郢》,便拆开包装,认真拜读起来。

前些年,斌先兄在霍邱小县城工作时,我虽与他不在同一个单位共事,但单位之间相距较近,隔三岔五,经常谋面,每每谈及工作和创作之事,他总是满面春风,情趣盎然。期间,他发表在报刋上的一些作品,我零零星星地读过一些,总体感觉视角灵敏,思维缜密,文笔细腻,感情充沛,构思巧妙,充满着浓浓的乡土气息,读后引人深思,回味悠长。

当我打开《响郢》,品读前两章之后,便被小说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和优美的语言深深地吸引住了,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特别对董家三兄妹的描述,更是精彩纷呈,维妙维肖,鲜活生动,如在目前。董风梁下黄鳝、捉泥鳅的情节描述细致逼真,很接地气,难以忘怀。读着读着,我的思绪完全融入到小说的人物和情节纠葛之中,勾引得吃不香睡不甜,惹得老伴骂我中了邪、着了魔。我顾不上答话,别打岔,我在看《响郢》呢。上班后,除了忙活公务和去乡下给几位长辈拜年之外,下余时间全部用于阅读《响郢》。我连天夹夜,紧赶慢赶,花了近一周时间,从头至尾一字不落地看完了《响郢》。

掩卷沉思,心潮难平。感觉斌先兄的这部长篇小说总体水平较高,可与陈忠实的《白鹿原》媲美。它应该是近几年安徽文坛小说创作的最大收获,将载入文学史册,历久弥香。它的创作,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生活积淀深厚。生活是一切艺术的源头活水。斌先兄生在寿县,长在寿县,工作在霍邱。寿县老家与霍邱东乡被淠河分隔在东西两岸,风土人情和生活习惯相近,自古就有寿霍不分的说法。在霍邱工作近三十年,他到乡镇挂过职,在县政协办、档案局、中小企业局、招商局、经信委等部门任主要负责人,参加过一九九一年抗洪抢险,工作阅历丰富,见多识广,为创作积累了许多珍贵素材。

其次是勤于学习思考。斌先兄虽然公务繁忙,但他善于处理工学矛盾,除了干好本职工作之外,几乎放弃了所有业余爱好,挤出更多的时间博览群书,勤学深思,学悟结合,打牢深厚的文化功底。记得有几次交谈中,他说正在看中国通史和四书五经之类,接受传统文化的洗礼和熏陶。我打心底里佩服他的睿智和毅力。如果没有长年累月的文化积淀和知识积蓄,我想他很难将《响郢》的主题开掘得如此之深。

 图片 第2张

再次是创作技巧娴熟。斌先兄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便在《安徽文学》《清明》等文学期刊上发表中短篇小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版了长篇纪实文学《铁血雄关》《遥听风铃》《中原浮沉》。近些年,又先后出版中篇小说集《吹不响的哨子》《知命何忧》,中短篇小说集《蝴蝶飞舞》等,共发表文学作品达三百五十多万字,并多次荣获文学创作大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千层之台,起于垒土。正是有了前二十多年笔耕不辍的日积月累,方可促成《响郢》破茧成蝶的艺术飞跃。

《响郢》的场面描写比较宏大,故事跨度时间较长,大大小小人物较多,三家响郢间的矛盾纠葛比较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谓剪不断,理还乱,没有长期创作技艺的积淀浸润,是难于驾驭小说的复杂情节和宏大结构的。小说从董家的破败着笔,以董家三兄妹不同的人生际遇为主线,讲述了董孙廖三家阴差阳错、爱恨交织的传奇故事,结构紧凑完整,前有铺垫,后有照应,勾连紧密,丝丝入扣,井然有序,浑然一体。小说描述了三家响郢人的明争暗斗、担当与付出,无不指向做人的品质和道义;作品弘扬了“仁义礼智信、德行孝悌廉”的中华传统做人美德,告诉人们,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丢掉了老祖宗留传下来的美德,一旦丢失,反其道而行之,终将步入身败名劣、家破人亡的悲惨境地,难以翻转和东山再起。

作品中的人物虽然较多,但作者均用心塑造,让大小人物个个形象鲜明,呼之欲出,给人印象深刻。董风堂的拼死抗争,讲情重义,小富即安;董风梁的机智果敢,疾恶如仇,勤劳坚强;董风玲的坚贞不屈,恪守道义,善解人意;德公的大智大慧,沉稳老练,善良仁义;孙老太爷的老沉持重,老谋深算,冷酷无情;孙家树的仗势欺人,不安本分,阴险诡诈;王家舅舅的趋炎附势,胆小怕事,不讲情面;小红的欺软怕硬,冷漠自私,鼠目寸光;张裤带的凄苦悲凉,敢爱敢恨,愚昧善良等,始终在我脑际间萦绕,挥之不去。

其四是语言质朴简炼。作者驾驭语言的能力很强,词汇丰富,使用精准;方言俚语,信手拈来,运用自如;写景状物,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如临其境。十分注重行为、语言、心理和环境描写,尤其心理和环境描写不惜挥毫泼墨,表现出驾驭语言的超群功力,令人钦佩。对董风玲和孙老太爷等人物的心理刻画细致入微,入木三分,洞烛其心,十分精彩,令人击节赞赏,心悦诚服。

但小说也有瑕疵。我认为对董风堂和董风玲兄妹的遇害处理得有些仓促;对共产党游击队挖坑道打冷枪的情节感觉有些失真。另外,有极少数字词使用不够准确。如“才把董古平的走”(见小说第3面倒数第5行)中的“的”应为“送”;“凡事过了头便有生祸端”(见小说第8面顺数第6行)中的“有”应为“会”。个别词语书写不够规范,如将“朦胧”写作“蒙龙”、“朦龙”和“蒙眬”等。还有一处人名出错。小说第53节写孙家树与董风堂对话时,有一处把董风堂写成了董风梁(见小说274面顺数11行)。

瑕不掩瑜。希望斌先兄在小说再版时予以更正,使其更臻完美。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80.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