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诗生:今非昔比│短小说征文

 

 图片 第1张

 

金非好酒。从稀里糊涂的初中毕业开始到稀里糊涂的头发变白,金非的一日三餐离不开酒,人送外号“醉三餐”。

金非喝酒,除了过年过节,大多数时候,邻居们是看到他在小区门口的早点店里、小饭店內。

早晨,他能一碟小菜、一碟黄豆、一盘锅贴或一碗面条,喝掉半瓶白酒。中午和晚上,他又会把放在店里剩下的白酒,让老板娘炒一两个菜,再自个儿去找点小菜黄豆,把剩下的酒喝干。饭店和小商店紧挨着,喝完了,自己又去买,酒也不贵,十几块钱一瓶就行。有时,喝着喝着,就靠在椅子上打呼;有时,就靠在饭店门口的一棵树晒着太阳睡着了。

刚开始,邻居们看到他喝着东倒西歪时,喊他的老婆和儿子帮着把他扶回去。那时,他的老婆一边骂着还一边和儿子一起把他搀扶着回去。时间一长,他的老婆也懒得问了。有时儿子不在家,金非那一摊烂泥她一个人也无可奈何。

邻居们多数人都躲得远远的。因为金非有时喝多了,喜欢撵着小孩玩,很多孩子怕他那双脏兮兮的手。许多大人见到他都把小孩拉到一边避之不及。有的小孩哭个不停时,大人只要说一声:再哭,去喊金非了。那小孩顿时没了声音。

 

 图片 第2张

 

金非的老婆怎么骂都无用,“醉三餐”依然三餐醉。老婆就趁他喝醉时,将他衣服里的钱捜得一干二净。金非酒醒,就找老婆要钱,老婆不给,他就把老婆打得鬼哭狼嚎似地,从屋里跑到屋外。邻居们也不去拉,打得狠了,就打电话报警。派出所的吴警官和辅警小张来了几回,劝了多次,只能是教育教育了事。

金非不打老婆了。身上没钱时,就去帮人看工地,抬石头,扛水泥,拉板车。结了帐,他依旧到小店买来一瓶酒,坐到饭店的桌旁。有时,钱不凑手,他就赊酒、赊菜。只说一声:先记上,个把两个月就把。于是,不管你怎想,他就等着喝酒了。

邻居们看不到“醉三餐”时,他就一定在外边打工。有一次,在工地喝醉了,工头打电话,叫他老婆去医院看看,他老婆冲着手机嚷:死了算啦,反正他早晚是醉死。

今年正月,金非没醉过。原因是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影响,饭店不开门,人员不出门,工地开不了工。金非只能在老婆和儿子媳妇的监视下在家喝酒。喝得差不多了,老婆不管他,儿子就从他手里把酒瓶夺走。金非不怕老婆,怕人高马大的儿子,再看看媳妇阴沉的脸,只好不吭声。实在忍不住,他就趁儿子媳妇午睡了,偷跑到小店里要一小瓶“江小白”,一袋酱干子,十分钟左右喝干。然后,戴上口罩,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家门口晒太阳、看电视。

这几天,金非看着电视里的疫情防控新闻常常若有所思。有几次看着看着眼睛还湿润了。

 

 图片 第3张

 

前天,派出所的吴警官和小张正在所里值班。忽然看见一个人戴着口罩,端着一个写有“医用一次性口罩”的白纸箱进了门,仔细一看,是金非。

吴警官正感意外,金非把箱子放到水泥台子上,对吴警官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转给最需要的人。但千万不能对外说,尤其不能告诉我家老婆儿子。否则,我喝酒的小金库就没有了。

吴警官和小张正要说什么,金非迫不及待就跑了。吴警官和小张打开箱子,是一箱子口罩,面上还有两沓一百元的现金。一张小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两行字,上面一行是:捐给最需要的人,下面一行是:一个稀里糊涂的人。

吴警官和小张抬起头,金非早已不见踪影。但金非那张熟悉的脸庞却越来越清晰。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67.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