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3资源网 随笔区 正文 下一篇:

刘涛:如意-叙事短小说作品

 

 图片

 

如意回到村里,已经四十多岁了,带了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家里的人也不在了,只留下沿街破旧的楼房。

二十多年前,如意在村里算是众星拱月般的人物。起初她的妈妈带着兄妹二人从外地逃难而来,在村里没有田地,哥哥吉祥又嗜酒如命,日子过得苦。

村里木材厂的老板是个外地人,带着一帮工人来到了村里,工人们过年才回家一次。下班后,工人们喜欢到如意家喝茶闲聊。时间长了,就有人打起了如意的主意。那时候她才十六七岁,已长成了大人的身板。

如意妈妈说丫头别念书了,如意不敢不听话,她记得小时候妈妈经常拿着木棍追着打她。时间长了一个羊是放,两个羊也是赶,她跟工厂里的那帮人都说不清楚。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从来没有人给如意说亲事。她心里面不是没有钟意的人,她喜欢黄老师。黄老师是她的初中同学,高中毕业后就回村代课。他喜欢穿着一件白褂子,个子不高,上课遇到顽皮的男生急得直冒汗,惹得女孩偷着笑。

如意妈劝她别痴心妄想了,人家是不会看上你的。如意不以为然,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跟他说。

 

 

腊月十七天上飘起了雪,木材厂工人放假回乡了。黄老师的父亲摔断骨头住在医院里,他自己代课工资又低,只好挨家挨户的借钱。晚上如意把他喊进里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子交给了他。黄老师拿起一沓钱点了点,说要不了这么多,又从怀里掏出了一支新农村牌的钢笔,拧开笔帽工工整整地写下了欠条。突然如意抱住了黄老师,舌头像水蛇一样在他的唇齿之间游走,含糊不清地说:“我喜欢你。”

黄老师哆嗦的手把她推开,生气地说:“你给我滚出去!”自己愣了一会,用手抹了抹嘴唇,轻轻地吐了口唾沫,连忙跑了出去。

第二天如意离家出走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只留下一封信,是用钢笔歪歪扭扭的写的,大意是说自己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了,也不怪任何人,木盒子里是她攒的私房钱,嘱咐妈妈赶紧盖房子,省得哥哥吉祥乱花钱。

后来如意的母亲去世了,哥哥吉祥酒后犯罪被判了刑。回村的如意没有经济来源,她琢磨着该如何吃饭。村里的厂子多了,除了有外地的工人上班,还有附近镇上的小媳妇在厂里干活,一来二去就好上了。如意的家里成为了他们幽会的场所,上下两层楼房,共四间,每间放一张床。来人的时候,如意就在门口与邻居王奶奶拉着家常,或者一个人躺在凉椅上闭着眼睛抽烟。估摸着到了时间,她拿着扫帚在门外扫地,识趣的男女在枕头下放着三五十块钱,然后一前一后地走出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河边洗衣服的女人们骂着如意,说她是狐狸精,害了一家又一家。还有人说如意在外面给一个包工头当情妇,生下了一个女儿。后来包工头的老婆找人痛打了她一顿,所以她心里藏着怨恨,回村就干着拆散人家庭的事。

如意不怕流言蜚语,她站在门口叉着腰骂骂咧咧地说:“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我是积功德,干了一个拉纤保媒的事。谁背后嚼舌根,全家都不得好死!”她的声音很快就被来往的汽车呼啸声盖过,只落下一身的灰尘。

农村女人可能是听不懂,拿着白眼瞪她。她提了提裤腰,摇摇头悻悻地离开了。

呆头呆脑的王老呆却意外获胜,后来有人说因为春天他家门口的树上飞来了一窝喜鹊。在王奶奶家见面的时候他掏出一包烟,撕开封条,捏住一根递给了如意。给她点上火之后,就没有跟她说话,只顾着带着小孩玩,让丫头坐在他肩膀上“打马肩”,宽大的双手扶着她左摇右摆,逗得孩子嘎嘎笑。

 

 

婚事定在农历腊月十八,是如意自己选的日子,她没通知几个人去,村里人却都到了。王老呆的家从来没办过人多的事,男人们从附近搬来桌椅板凳火盆木炭,女人们在家做好饭菜端过去,凑成了二十多桌。账本是黄老师记的,他裁好红纸,再用浆糊贴边粘好,在封面工工整整地写下了“秦晋结好,朱陈联姻”。写完后,他还凝神欣赏了一会。

如意也很高兴,每张桌子都敬了酒,王老呆紧随着她,也不说话,只顾咧着嘴笑着散烟。上了年纪的老头说,村里几十年都没这么高兴了,上一次这么热闹的聚在一起还是分田到户的时候。

一直闹到了半夜,王奶奶招呼大家都散了吧。人群里有一个聪明人扯着嗓子帮衬着喊:“王老呆犁了几十年的田,今天头一回晚上犁田,晚上看不清路,还不一定能摸到地点呢,大伙都散了吧!”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65.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