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旭叙事作品:让你久等了

 

 图片 第1张

 

 

天空的筛子不停地抖动,筛下的雨柔柔的,愁愁的,淡淡的,悄悄的。天暗地晕,远近一片凄迷。一个凄迷的大城市里含着一条凄迷的小街。

一辆乌鱼般的小轿车缓缓地在雨丝里游动。

司机很紧张,车子开得很慢,像蛇一般扭摆。

“小王,怎么啦!”车上的老人眯着眼问。

司机说:“杨老,路面狭窄,加上下雨天路滑,人来人往的,车子的走向才会左摇右摆的。”

“哦,再往前一点就可以停车了。”老杨依旧闭着眼,回答着。

“好的!”小王应诺着,心生纳闷,情不自禁扭头看了一眼依然紧闭双眼的老领导。

老杨又发话了:“朝左拐,停车!”

一阵刹车声撕破了雨点的焦灼。小王如释重负熄了火,也更加纳闷了,心中暗想:“我陪杨老三年了,从来没有到过这条街道。杨老也不是这地方的人,他为何紧闭双眼,对这里地理环境了如指掌呢?”小王一边想着,一边去给老领导开门。

不待小王开门,老杨臃肿的身子闪出了车,“咣”地一声,反手一挥,关上车门,径直走了。

小王正欲跟随而去,老杨挥了挥手。示意小王就在车里等他。

老杨披着雨雾,也披着小王满眼的疑惑转身进了一条小巷。

在一幢墙面斑驳的房子面前,老杨停下了。老杨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古刹似的老房子,伸手摸了摸生在砖缝里的青苔,然后叩响了两扇硕大的杉木门板上的铜环。

许久,门吱呀呀开了一道缝。一个银头发丝的老妪人颤巍巍地开着门,睁着浑浊的眼睛问道:“谁啊!”

“程慧,是我!”老杨语言像被雨水过滤了一般,带着湿漉漉的潮气。

“进来吧!”老妪把门全部拉开了。

四目相撞。她的脸失去了青春的光泽,像一口裸露着泥土的河床,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像干涸的井,被岁月汲完了奔腾的水花,腰也佝偻了,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摸样已经荡然无存,而是蹒跚地像刚学走路的孩子。时光的刀就是魔术,昨天鲜嫩的青春杳然如风,而今天人却已经老了。

进了客屋。

她取了一条干毛巾,轻轻抽打老杨的衣服,从衣领到裤脚。说:“这雨啊,真烦人。从清晨扯到了黄昏。”

她搬了两只颜色模糊、漆皮脱落的太师椅,分别放在炉子两边。说:“你坐,我来沏茶。”

老杨坐了 下来。她端来一只托盘,揭掉托盘上罩的茶巾。托盘里放着一只宜兴陶壶,两只陶杯,一只陶罐。她用开水烫热了陶壶后倒掉了壶里的开水,从陶罐里拣了支象牙骨茶匙挑出几匙茶叶放进陶壶,然后再次冲满一壶开水,盖严壶盖。少顷,她又提起水瓶,将开水慢慢浇遍壶体。紫红色的陶器和一双小巧苍白骨棱棱的手,仿佛一种绝世名贵的花在缓缓开放。她从从容容地沏茶,手到眼到,做得专心致志。

茶香飘逸出来了。

 图片 第2张

老杨的记忆也飘荡着茶园的上空。

老杨那年二十六岁,风华正茂。在黄冈村当下放知青。

那个种茶的村庄最漂亮的姑娘,眼睛宛若波光潋滟的一泓清水,将那时候的老杨撩拨地神魂颠倒。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他给她写情诗:你的眼睛开满茶花,我就是你的山坡,等你的歌谣唤醒春天,唤醒我的爱恋,今生今世……

她的矜持和羞涩将少女粉红色的情愫收藏起来,只有在夜晚一次次地偷偷读他的诗歌,翻开一页页失眠。

他回城了,给她写了整整108封信,108首沾满青春颜色的诗歌。

她那天,忽闪着大眼睛送行。

车子启动了,她冲着车子高喊:“等你,等你,今生今世……”

想到这里,老杨泪水滴落在茶水里,与外面雨的节奏呼应着。

她为老杨倒了一杯茶,又摆上了一碟老杨所喜爱的这个城市里久负盛名的点心:鱼皮花生。望着满碟花生,两个老人对视一笑,裸露出补牙,然后无奈地摇头。

“我到了离休年龄了,明天就办手续!”老杨说着,接过老妪递来的干净毛巾擦着眼角。

“那好了,清净了!”老妪微笑着抿一口茶。

“你的茶店生意还好吧!”老杨显得很伤感地问道。

“我的茶店转让了。我就在这里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的!”老妪幽幽回答。记忆闪跳着,她的思绪随着雨声悠悠荡开……

当年,她决绝地离开故乡追随他而去。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口袋里的钱又不多,又累又饿,最后昏迷过去。一位好心人救了她,并收留了她。再后来,改革开放,她开了茶庄,雇佣几个下手打理店子。为了一句承诺,她一直没有结婚,她一直等着他。她的店名取得也很特别,叫“思君茶庄”。再后来,她知道他已经结婚生子,当了大官,她也没有打扰她的生活,在城市的一隅开着茶庄,品饮着茶香的岁月。直到有一天,他慕名到茶庄买茶,彼此认识了,她带他到她的居住地,养父母留给的老宅房。彼时大家都六十岁了,她为他泡了一壶茶,他没有来的及喝,被手机里电话催走了。近段时间,她从新闻里得知,他要退休了,于是,她把茶庄转卖了,一直在家等他到来,亲自给他泡一杯茶,让他安心地喝一口香茶。

泪水在她的眼眶旋转。她双膝并拢,两脚相偎:眼睛空濛,宛若穿行在白茫茫雨水里,十指粗糙,当年的巧手已经定格在茶园里了。她的神情柔和宁静淡泊空远。她就这般古色古香地坐着,把那柔和宁静淡泊空远源源不断地飘荡着茶园的芬芳。

 图片 第3张

第二道茶了,茶味最醇。他们相对而坐,无声无语。只有外面的雨不紧不慢地落着,打破彼此唇边静置的沉默。她呷了一口茶。老杨呷了一口茶。

老杨的面颊上晦色散去,泛起光彩,心平气和,一片清新。

他们坐着坐着,有一丝隐隐的喜颜悦色掠过他们淡然的脸。

第三道茶茶味已淡。像一阵风从他俩额头的皱纹边吹过。天色暗淡下来,已经擦黑了。老杨说:“我该走了。不然,我家那位黄脸婆又担心我。”

老妪回头望望了望两只太师椅和两杯残茶,眼睛宛若一口干涸的深井,却吸纳着溶溶的月光,波荡着宁静、淡泊、空远。她欠起佝偻的身子说:“好。”

她把老杨送出了大门,城市的霓虹灯亮了,外面的雨像牛毛一样在城市里织着锦衣。老杨裹进烟雨里。

老妪停住了,她呆了一刻,慢慢退进了身子,黑漆漆的门吱呀呀响起来。在两扇门最后合拢的一刹那,老妪相信老杨看到门缝里迸出了一滴眼泪,还拌有茶花的芬芳。

小巷里烟雾迷茫,小街上烟雾迷茫,大马路上烟雾迷茫。老人披着一身雨,眼睛挂着泪水,来到车前对司机小王说:“让你久等了。”

小王说:“没关系。”

老杨再次强调:“让你久等了!”

小王没有接话,疑惑地望着泪眼汪汪老领导。

接着,老杨躺在车子上,闭着眼睛说:“让你久等了!”

车子发动了。

外面的雨像牛毛一样,织着城市的夜。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61.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