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太阳的孩子-修树武短小说

 图片

 

帆起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朦朦胧胧。帆一声不响地穿好衣服,拿了一把镰刀出门了。

昨个儿下了一天的雨,凌河又涨水了,涨得沟满壕平,河旁的林子、庄稼灌满了水,看得出水面的鱼跳上跳下。人们站在水旁,顿足捶胸望着河滩地的庄稼任凭河水摇晃。这回的雨赶上六三年的大了,老人说。帆听着,心想明天水撤了,岸上一定有逃不回去鱼。

拣鱼的人一定要比鱼还多,帆想。

帆赶到河岸的时候,天已蒙蒙亮。依稀的能看到地面上的东西。帆俯下身,细细地在河岸上寻找着,赤着的双脚踩到稀泥上,发出“嗞咕嗞咕”的声音,帆艰难地跋涉着。老师讲过红军过草地的感受一定如此吧。鱼一条也没有看到,但拣鱼的人却从四面八方涌来越聚越多。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妈妈最喜欢吃鱼了。帆想到了爸爸,爸爸走了,一身轻松走到那个无忧无虑的世界去了。每年凌河水泛滥的时候,爸爸总能捉到很多很多的鱼,有鲤子,有白鲢。每次捉鱼回来,爸爸背着鱼,帆像得胜将军似的扛着叉,昂首挺胸地跟着爸爸走。到了村里,人们总是围上来,好大的鱼,好多的鱼,啧啧赞叹一番。爸爸总是憨厚地笑,遇上哪个老人,爸爸总是大方地甩过一条三五斤的鱼,拿回去,炖着吃。

 

 

想着想着,帆不禁哑然失笑了,那个情景真让人感到自豪。他细细的腿仍在泥水中趟着,至今他还没有看到一个鱼影儿。每次妈妈生日都能吃到爸爸捉到的鱼。整条整条的白鲢放到锅里一炖,炖上几个小时,蒜瓣似的肉又嫩又香;妈妈把成条的鲤子放到沸滚的油锅中,炸得焦黄,再浇上各种佐料齐全的汤汁,味道又鲜又美。帆咽下了一口口水,妈妈爱吃鱼,又特别会做鱼。爸爸虽然不在了,但一定要在妈妈生日这天吃上鱼。

帆走到一片被洪水冲毁的玉米地,整片地的玉米秸秆像被磙子压过似的趴在地上。鱼!不知谁喊了一声,帆同时看到一个赤着臂膀的小伙子从玉米地中拣起一条亮闪闪白花花的鱼,也就四五斤重。小伙子高高举起那早已奄奄一息的鱼。帆有点鄙夷,爸爸捉那么多鱼也没有像他这个模样……

“滋——”帆感到右脚心一阵钻心的痛,右脚被玉米茬子扎破,血汩汩地淌着,一个很深的口子像小孩嘴似的咧着。帆咬紧牙关,没吭声,用清水涮了涮,血仍然不停地流。帆抓了一把泥,堵住伤口。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帆笑了,大踏步向着刚升起的太阳走去,一路留下一串鲜红的脚印。

帆穿过沙滩,来到一块浅水滩,不少人在这里捉鱼。他想到爸爸捉鱼潇洒的动作,毫不犹豫走进捉鱼的行列。捉鱼的人很多,鱼却很少。帆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去,去寻找他的鱼。突然,一个水坑扑棱一下,水面旋起一阵波澜。鱼,一条大鱼!这个念头在帆的脑袋里一闪,他跳了进去。一条大鱼狠狠地撞在帆的身上,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大鱼猛地跳出水坑,浅水中露出黑黑的脊梁,向深水河游去。帆追上去,扑在鱼身上。鱼身非常滑,根本抱不住,瘦小的帆被鱼甩出很远。帆想起爸爸捉大鱼的情景,在浅水中骑在大鱼的身上,一只手狠命地抠住鱼鳃,另一只手挥舞着亮闪闪的镰刀向鱼头猛砍,血染红了河水。鱼很快被爸爸制服。帆猛地站起来,迅速向大鱼追去,这家伙大约有三四十公斤,离深水河只有三四米远了,不能让它跑了!帆和大鱼摔了起来,帆太小了,体重一点也不比大鱼沉,几次被大鱼甩倒,几次又站起来,最后和大鱼一起滚入深水河。

 

 

有人落水了!有人在大声地喊。

水娃的儿子,这小子和他爹一样有种!快上来呀!危险!

这些话帆都能听得见,他被大鱼带进汹涌的深水河,一只小手抠住鱼鳃,另一只手把镰刀插进鱼的眼中,鱼血四流。一个浪头打过来,帆和鱼都没入水中,又很快浮上来。帆感觉他已经像爸爸那样勇敢了,自己飘飘顺水而下,追赶着自己的太阳。唯一遗憾的是妈妈的生日吃不上他捉的鱼了。恍恍惚惚,他走进太阳里去了,他要见到他最敬佩的勇敢的爸爸了……

太阳升得很高,人们在下游很远的河岸边找到了帆,他抱着一条大鱼,一只手紧紧抠着鱼鳃,另一只手握着插在鱼眼中的镰刀,鱼早就死了。鱼尾和帆的腿都陷在泥沙中,帆像睡着了似的闭上眼睛,脸上还挂着一丝甜甜的笑。

修树武,男,1971年3月出生。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24.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