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23资源网 随笔区 正文 下一篇:

周兵短篇作品:夕阳西下

 

 图片 第1张

 

今年开年又去了趟南山敬老院,看见林阿姨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老榆树下坐着,我都不敢上去打招呼。我知道她老人家心里凄凉,特别是对于我这个熟人,更能让她产生伤感。

说来话长,林阿姨的儿子刘林是我最要好的同学。去年他委托我帮他母亲找个条件好点的养老院,我就推荐了这里。林阿姨对这里也很满意,也就住了进来。因为我和刘林是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也是在阿姨家玩着长大的。所以刘林出门打工后,阿姨有什么事就叫敬老院刘院长找我。

也就在林阿姨住了大约一个月之后吧,刘院长找到我,向我反映阿姨最近的一个情况。说是自从前几天新住进来个张老头后,林阿姨情绪就不太正常,向院长嘀咕着要转院。

我有点吃惊,问那张老头防碍着林阿姨了没有,不然怎么会呢?以前林阿姨在那儿很开心啊。

“是啊,我也搞不懂啊,所以才找你去问问,那老张没防碍林阿姨什么啊,凡事都离远远的,两不搭界呢。”刘院长也纳闷。

过了两天,我找了借口,装着顺路经过的样子去看看阿姨。阿姨没等我坐定,就把房门关上,凑近我说:“兵子,你来了正好,我正想找你说个事呢……”说着又停下了。

“啥事呢?阿姨,您慢慢说。”

“唉,怎么说呢,孩子啊……”林阿姨低下头,竟然撩起衣巾擦拭着眼角,“都是命啊,孩子……”。

 

原来,新来的张老头五十多年前与林阿姨是夫妻俩。不过,那时他们都年轻气盛不到一年就离婚了。本以为从此不会再见面的,可哪曾想俩人居然在生命的末路又汇合在一起了。而且还在同一个家里住同一个锅里吃,天天在一起。林阿姨总觉得很别扭,憋闷着慌。

我听了,松了囗气,原来如此啊。

我又问林阿姨,张老头他是什么个态度,敬老院还有其它人知道这码事吗。

“他啊,唉,也老了,耳朵沉,背也驼了……。他认出我了,但又不敢来和我说话。”林阿姨像是对我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年轻时脾气都大,现在都老了喽。瞧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呢……。”说着,又低头拭泪。林阿姨有轻微脑溢血后遗症,一只手使不上力,走路一颠一颠的。

我也被搞得糊里糊涂。但有一点,我清楚,一定要打消阿姨要转走的念头。刘院长不可能答应的。 不过我听阿姨口气……我思路一转,轻轻地说:“阿姨,我看这是好事呢。好人有好报,是老天在补偿您和张叔俩呢。让您俩老了有机会见见面说说话,有什么不好呢。年轻时脾气大,老了不是火气小了嘛……”

还没等我说完,林阿姨就打断了我的话,连说不中听不中听。但面容上露出了一丝难为情的笑容来。

我趁势劝她:“阿姨,您就看开点吧,您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啦,古来稀啊。反正呢,别人也不知情,您就和张叔多接近接近,聊聊天,有什么不好呢?这是您们前辈修来的福份啊,多珍贵啊!再说了,你为这事不开心,要是到别的敬老院,又要您儿子再花一份钱,太亏了,不值呢,对不对?”

林阿姨听了,喃喃地叨唠着:“命啊,都是命啊……”。

我连忙答道:“是命啊,命中注定您和张老在一起呢,不然怎会阿姨前脚来张老后脚也跟着来呢。说不定,张老心里对你愧疚才离远远的呢。”我真心希望他们和好地在一起相互照应,最起码,不能相互抵触生气。看样子,我的规劝起到了点作用。

我决定不把实情告诉刘院长,免得整个院里人都知道。在这之后,刘院长再没为林阿姨事找过我。直到去年的中秋节前两天,我看到他在买菜,就招呼他问问林阿姨目前情况。

刘院长不等我开口,就一个劲夸我谢我。高兴地说:“他俩个啊,好着呢,一块儿吃饭一块儿看电视一块儿散步一块儿乘凉……就差一块儿睡觉了,哈哈,好极了!他俩相互照应着省我不少事呢。这要谢谢你噢!”。

我听了也十分高兴,真是天遂人愿心想事成啊。

当然,任凭刘院长怎么夸奖,我也要为林阿姨和张老严守秘密,必须滴。

就在我沾沾自喜没一阵子,刘林打了我电话。他听了他远房一个表嫂的小报告,知道了他妈的这档事了。他想叫我抽空到敬老院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下我有点为难了。实话实说吧,怕他不接受不支持。编个谎话呢,又似乎不应该没必要。只好先答应着,去看看再说。其实,我心里也早想去看看林阿姨他们了。

在敬老院大门前的老榆树下,我看到了林阿姨和张老。他俩坐在长排木椅子上,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前面的群山发呆。我只好主动和林阿姨打招呼,“阿姨在看什么呢?”

“噢,兵子你来了,我们没事也就在发发呆或看看太阳是怎么落山的呢。”阿姨站起来,让点地方示意我也坐下。那张老也站起来又坐下,微笑着不作声。

我顺从地坐下,心里纳闷,太阳下山有什么好看的呢?我抬眼看去,群山逶迤秋色苍茫,那轮又圆又大的太阳早己没有白日的光茫,正在吃力似的缓慢地一点一点落入群山怀中。

“兵子啊,你说的对呢,我们都七十多了,就像这临晚的太阳,马上就入土了。过一天是一天喽……”。林阿姨精神很好,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得那么安祥温和。“兵子,你来有什么事啊?”。

“我……我顺便来看看嘛,没……没事。”不知为何,忽然我心情沉重起来,觉得自己不应该来。遂匆忙站起,说:“阿姨,您没别的事我这就走了哈。”

“没事没事,你走吧,天晚了。刘林若问,你告诉他我在这儿很好,叫他们在外边自己照顾好自己。老张啊,咱们也回吧。”

太阳已完全落山了,暮色沉沉。看着林阿姨和张老一前一后慢慢走回大院,我居然眼睛有点发酸心情莫名的难过。

晚上,我把林阿姨的具体情况全部告诉刘林了。电话那头,刘林似乎踌躇不安。末了,我问刘林,你知道太阳是怎么落山的吗?

李林一头雾水,我告诉他,你妈妈和张老在一起没事很好。他们也就是经常在一起发发呆看看太阳是怎样一点一点落入山中……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要抽空看看落日,这很有必要。

春节后,刘林遵从林阿姨意见,仍入住南山敬老院。

但听刘院长说,老张今年没去他那儿了。老张的两个丫头听了别人的传言,居然把他送到市内一家敬老院去了。

我听后心里难受极了,觉得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对不住林阿姨。耳畔又响起林阿姨去年叨唠的那句话,命啊,这都是命啊……

 

 

 图片 第2张

由323资源网整理发布,侵删,转载请注明出处:323main.comhttps://323main.com/suibi/15.html

作者: 323资源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